《英雄聯盟》索拉卡背景故事更新:墮落凡間的天使?

/, LOL 英雄聯盟 宇宙, LOL更新資訊, 趣聞八卦, 遊戲資訊&情報/《英雄聯盟》索拉卡背景故事更新:墮落凡間的天使?

《英雄聯盟》索拉卡背景故事更新:墮落凡間的天使?

昨日,R廠官方更新了索拉卡的背景故事,這一個歷史悠久又受歡迎的英雄終於豐富了她的故事啦,在英雄聯盟宇宙不斷完善的今天,這一次背景故事的變動,相信很多玩家都喜聞樂見。

在這次的背景故事中,索拉卡明確被劃分至「巨神峰」勢力,她不再是什麼受到祝福的半神——而是天界星靈們派下的使者,試圖治愈並抹除世間一切的痛苦,然而在長久的凡界生活中,索拉卡發現凡人也有自己的可取之處,因此她開始幫助凡人們引導出自己未知的力量,並期待凡人們能自己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

  • 索拉卡背景故事完整版:

很久很久以前,連極靈還是年少之時。天界的居民開始關注符文大地中逐漸興起的種族與生物們。

因為這些生物瘋狂、不可預測而且危險,偏離了天界原本偉大的設計。他們通常看不見已經被編織在夜空中的命運或指引—更糟的是,他們困於凡人的思想,導致了大量的動亂、不確定性以及痛苦。

他們再也無法坐視不管,一名眾星之子被指派到凡間,決心解開世間所有難解的結。這名眾星之子選擇了一種犧牲自我的方式,即便這樣的魔法會從血管中把她的身體整個燃燒殆盡。她明白,如果這麼做可以幫助所有處在痛苦中或是破碎不完整的生命,她所承受的痛苦就有意義。

所以索拉卡來到了凡間,並開始了她撫慰凡人之心的旅程。

即使如此,她很快就了解了符文大地上的人們懷抱著多麼殘忍的靈魂。無論是在不可避免殺戮的戰場上,或是在骯髒的城市底層,抑或是充滿野性的荒野邊界,索拉卡所目睹的戰鬥、背叛和痛苦似乎都沒有盡頭。她只能無助地看著,因為凡人已經無知的破壞了將他們與天界連結在一起的命運之線。她想,凡人的生命太短暫了。他們根本無法看見整個完整的世界秩序,而現在,它已經消亡了。

但當索拉卡與凡人一同生活,試圖修復她能力所及的傷害時…某些令人難以置信並無法預測的事情發生了。

從符文大地上所有的爭吵、戰鬥和動亂中,索拉卡發現了一種新的、無秩序的世界觀—和天界的原初設計交織在一起,並具有驚人的複雜性。

無意識和野性的凡人們為他們自己創造了未知的未來。從天界的角度來看,這全是無意義的混亂。但從她的視角中,以及在星星的庇護下,她足以抵禦時間的侵蝕。索拉卡看見了一種近乎無暇的完美。正如凡人所擁有的、強烈的殘忍靈魂相同,他們也同時擁有無限的善意潛能,以及能夠與星星媲美的、無與倫比的靈感。

索拉卡逐漸了解她的工作並非試圖修復凡間的一切或是複制天界的模式。雖然她有時仍渴望凡人能夠擁有像星星一樣安定、幸福的命運。但她明白,這些靜態的確定命運並無法遏制死亡將帶來的、使凡人肆無忌憚的動態潛能。

因此她的工作煥發出新生的能量,她開始為她遇到的所有人們解鎖他們所未知的能力。索拉卡現在所尋求的是激勵與引導,而不是像個牧羊人一樣,試圖導正凡人們走在被固定的道路上。她想看見這些凡人在他們短暫的生命中能否開闢未被發現的光輝蹊徑。

幾千年來,眾星之子的傳說已經傳遍了整個符文大地。一些弗雷爾卓德的偏遠部落中仍流傳著曾有一位遠行的流浪者,能夠安撫最寒冷的冬日。在祖安的城市深處,謠傳著有一位擁有淡紫色皮膚的治療師,能夠淨化那些被煉金術的漫天灰燼所蹂躪的污染。在遙遠的艾歐尼亞,最古老的瓦斯塔亞人傳說著曾有一位從星星來到凡間的先知,能夠使用星光治愈所有在這片土地上受到傷害的人們。

近年來,索拉卡將巨石峰頂最西邊的地方稱為她的家。她看顧著一個孤立的瓦斯塔亞部落,教導他們治療術,並安靜地照顧自己——雖然她究竟為什麼要來到這座遙遠的高山,以及她要停留多久,只有索拉卡自己知道。

很多時候,她看見許多文明瀕臨被破壞殆盡的邊緣,而她知道她不該拯救那些不願意被拯救的事物,或讓他們看見他們不願知道的命運。

即使如此,索拉卡決定永不放棄。

  • 索拉卡短篇傳記:在大地與群星之間

這是個非常適合來杯熱茶的夜晚。非常寒冷,但是非常清晰—像每個在巨神峰上的夜晚一樣清脆,真的。索拉卡正在等待一位訪客。石製茶壺裡的雪已經在她小帳篷中心的爐火上逐漸融化,隨著溫度逐漸變暖,房間開始充滿著茶葉和清淡的山間草藥氣味。

她走過房間,穿過她自己在牆後裝設的架子。就像家裡所有的東西一樣,它有些歪斜。這些凡人的技能,像是木工,並不是她的強項。她建造這個架子只是因為她喜愛那些放在架子上的工藝品:來自歐米迦亞蘭的柳枝花圈,一位來自班德爾城的親愛朋友送給她的一顆金色小橡果,還有一個最古老的,肯定比任何凡人的年歲都要古老的,來自娜敘亞麥古城的石製小狗。她還欠那個城市一次訪問。她在幾個世紀間都沒再去過了,而她對當地的人民很感興趣。

但來自外面的騷亂打斷了她的思緒。十分準時的叫喊聲。

黑暗中,狼群圍著這座孤立在雪中的小帳篷。她走向夜色之中,抬起肩膀向上看,月亮已經升起了,看起來有些過大,就像她在巨神峰上常常看見的一樣。她的家位於山頂的中心位置,崎嶇的岩石使得它微微向東傾斜,西邊則是陡峭的雪谷,隱沒在薄霧之中。穩定的寒風把一切物體都向西邊吹,這片平原上出現生物的情形並不少見…但這裡幾乎找不到獵物。

狼群開始朝她咆哮,小帳篷的窗口透著昏黃的燈光。與此同時,某個東西翻了上來。那是個女孩。用驚恐的眼神盯著索拉卡,一把木製的長矛握在她顫抖的雙手之中。只有一件事情會讓人們拜訪這個偏遠的懸崖邊,但從來沒有如此年輕的訪客。

狼群齊聲沖向索拉卡的方向,而她聽見星星前來護衛她的聲音。金色的火花從她的指尖滑落。殞落的群星撞擊使得狼群因為恐懼而後退,但其中一隻動作太慢, 它的一半身軀被燃燒的隕石餘燼砸碎。它呻吟著,咆哮著,掙扎著。她看見它的伙伴消失在寒冷的貧瘠土地上,把它的命運拋棄在此地。

索拉卡跪在燒焦的雪地中,已經伸出雙手。她無法對任何痛苦坐視不管。它扯住她,當她把手放到它血淋淋的背部時,它咆哮著,咬住她的手臂。哎呀。悲憫還是有代價的。

「停下來!」女孩哭喊道「它…它會殺了你!」

索拉卡感到她的臉上揚起笑容。「我不怕這些狼,」她回答,一道光束從她的手臂蔓延到狼只受傷的身體。「而且,」她補充,「巨神峰也屬於它,就像屬於我一樣。」

血肉開始重新編織再一起,被壓碎的骨頭恢復成原狀,就像工匠再製造物品一樣。但魔法開始燃燒的那刻,她閉上了眼睛,短暫的迷失在痛苦中。

當她張開眼睛時,那隻狼已經逃走了。只剩下那個女孩。她的眼神向上飄,看著索拉卡頭上的角,而索拉卡已經知道她在想什麼了。

「你是那些東西的其中之一嗎?」

「什麼東西的其中之一?」

「惡魔。我聽說…」

索拉卡笑了起來。但在她回答之前,女孩虛弱的倒下了,長矛垂落下來。在那一刻,她的思緒清晰了起來,索拉卡終於發現女孩正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她的手臂到手肘處全都已經變成黑色。她的手指和長矛已經凍結在一起,紅色的血肉腫脹著。像這麼嚴重的凍傷…她很快就會死去的。

當她把手放到女孩的手臂上時,女孩畏縮了,索拉卡有點擔心。當她施展治療術時,人們都會有豐富的好奇心,他們的心思難以捉摸。他們之間必須達成一種協議—他們必須想要被治愈。有時候她對傷口施加魔法時,他們自己卻會抗拒這魔法。

但不是這樣的。女孩太累了,她所有的精力都已經花在到達這座山的路途上。索拉卡用盡她全身的力量用魔法淹沒這具快死去的身體,觸發了痛苦。翡翠色的光芒環繞著女孩的手臂。長矛滾落到地上。在索拉卡施法的時候,她看見了皮膚從黑色變成紅色、再變成紫色,然後逐漸褪成正常的膚色。好了,她成功了。

「我看起來像個惡魔嗎?」她金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閃爍著微光。

女孩沉默了。過了一陣子,索拉卡催促她。「你為什麼要攀登這座山?」

但女孩還只是看向別處,羞慚的搓揉著剛被治愈好的手臂。「我的家庭,」她脫口而出,又搖了搖頭。「我們…我們是拉克爾—我們是戰士。而我的母親,是其中最強大的一個。你不明白成為家庭中唯一無法戰鬥的人是什麼樣的感覺,太…」她咬著嘴唇,尋找合適的形容詞。「太弱了。」

索拉卡指向女孩的來路,通往巨神峰頂峰的寒冷泥濘。「你都成功的來到了這裡了,你仍然覺得自己很弱?」

「快要不覺得了。」女孩回答,握起拳頭。「現在我來到山頂了,我離天界只剩一步之遙,就像那些古老的傳說一樣。然後—然後他們就會接受我很強的事實。能夠到達此處的人都不會再被看輕。」

「如果那是真的就好了,」索拉卡說,閃過了一個尖銳的笑容。

當她轉身走向路徑的邊緣時,女孩驚呆了。在她們上方,星光在漆黑的夜空中展開。唱著只有她能聽見的歌謠。這是她的家。一直都是。她自己的家。

「來吧。」索拉卡招手。然後她舉起手,將手指劃過天空。當她這麼做時,雲朵和薄霧編織了起來,纏繞著月亮。然後變成女孩一定能懂的故事。一名年輕的女人有著白色的頭髮。她的同伴也是一個女人,臉蛋像太陽一樣明亮。她們手中的長矛和女孩擁有的不一樣。

「這些凡人全都登上了巨神峰,但她們全心全意的選擇了這條道路。」她轉向女孩並緩慢地說,聲音中沒有絲毫開心。「你沒有真心的選擇了這條路,那麼巨神峰也不會選擇你,你會走向死亡,別這麼做。」

女孩轉過身。沉默了好一陣子。

「那麼,我該去哪裡?」她的聲音哽咽。「我不能回家。我不能回到那裡。我還能夠去哪裡?」

索拉卡微笑。「世界很大。你可以去的地方有很多。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幫助你。」

映在月亮中的影像逐漸消逝。

索拉卡指向岩石堆中的暖黃色小帳篷。「但首先,先進來取個暖吧。在日出之前出發是沒有意義的。而且,我已經燒了開水。這真的是一個非常適合來杯熱茶的夜晚。」

相關資訊


Load More Posts

About the Author:

咖啡貓是也,90後老餅,超級資訊速遞員,頂級內容創作員(?) 總之會為您送上最新最快最齊遊戲/八卦/趣聞等資訊~